「孔雀公主」楊麗萍63歲無兒無女,30年不吃米飯,指甲已留40年

gx 2022/07/05 檢舉 我要評論

我們都知道楊麗萍,而她從小就跟別的小朋友不一樣。

別的小朋友只對孔雀的羽毛感興趣,而她則更欣賞孔雀的美, 她覺得孔雀是在跳舞的公主,而且她認為自己就是孔雀公主。

從小最喜歡的就是一年一度的跳舞祭神,只有在跳舞的時候她感覺她是有生命的。

奶奶曾在她的手里畫過一只眼睛,告訴她:「跳舞是在和神對話」。

從此她更加堅信了舞蹈是有生命在里面的,她抬頭仰望樹上斑斑點點透過來的陽光,風一吹伴隨著樹葉的晃動好像在跳舞。

她從田里里走過,別人看到的是農忙的辛苦,而她卻在田野勞作中感受到了世間萬物的美。

從她腿上劃過的小草她也覺得是一種生命的律動。

所有的人都困在這個小村莊里感受不到眼前的美,忙于奔波忙于生計。

而她卻能看見從樹上飛過的孔雀,一閃一閃的羽毛就像公主的裙擺。

年幼的楊麗萍干的活恰恰是最多的,因為她是家里的長女,底下還有3個弟弟妹妹。

小時候的楊麗萍干起活來不輸大人,爸爸在后來就離開媽媽和四個孩子了。

所以不到10歲的楊麗萍撐起了整個家。

沒有人跟她談藝術、沒有人支持她做藝術,沒有人支持她學舞蹈,更沒有錢讓她去學舞蹈。

她眼里看到的世界很顯然與這里的人是格格不入的。

在那邊很多窮苦人家的姑娘都被賣到了臨近的緬甸當媳婦。

楊麗萍也差點走上了這條路,好在有人救了她。

一次在村里的學校領操時被西雙版納州歌舞團的老師發現了。

在人群中「閃閃發光」的楊麗萍被老師邀請到了歌舞團學xi。

但是媽媽不同意,覺得她走了家里就少了勞動力還不如嫁出去還能換點錢。

因為楊麗萍的媽媽就是用一袋鹽娶過來的。

怎能料到楊麗萍一心只想追求夢想,家里人管不住她,干脆直接把她鎖在家里。

心里對藝術有極大地向往的楊麗萍可不會這麼被輕易鎖住,想盡辦法逃了出去。

1971年,13歲的楊麗萍來到了西雙版納州歌舞團。

在村子里她的舞蹈確實是出類拔萃的,但是在歌舞團里她可是最不起眼的。

沒有上過一天舞蹈課的楊麗萍被大家稱為:「野舞種」。

沒有人跟她玩,沒有人跟她一起練舞,她不會任何專業性的基礎動作。

下腰、劈叉都不會,跳也跳不高,在別人眼里她就是「瘋魔亂舞」每次組合跳舞都沒有人會理她。

盡管條件艱苦,但還是比在村子里的條件好很多了。

畢竟在這里她可以全心全意的跳舞,和專業的老師學xi。

被人排擠她也正好自在,自己在歌舞團的空地上隔了一個菜園出來。

沒事種種菜自己吃不完就帶回家給弟弟妹妹吃,加上每個月歌舞團會發30元工資。

楊麗萍稍微改善了家里的經濟狀況,久而久之也就得到了家里人的支持。

而在家里她要每天忙于農活還要照顧年幼的弟弟妹妹,到中午了還要把家里的妹妹抱到農田里讓媽媽給妹妹喂奶。

所以楊麗萍比任何人都要珍惜自己在歌舞團跳舞的時間。

有時候在晚上別人睡著后她還會起來去舞蹈房跳舞,門衛大爺不讓她開燈她就摸著黑跳。

但是「出頭之日」總是缺一個機會,這個機會需要「天時、地利、人和」。

毫無疑問楊麗萍一樣沒占,所以從13歲進歌舞團開始往后的7年楊麗萍都沒有迎來任何登台機會。

直到1979年,7年后已經20歲的楊麗萍終于被上天眷顧了一次。

這一年西雙版納州歌舞團飛往國外巡演,楊麗萍是「備胎」,也就是替補角色。

如果主角不出意外楊麗萍永遠不可能有登台的機會。

然而就是這次,主角出了意外,楊麗萍終于等到了上台的機會。

這次出演的也是楊麗萍的天命舞蹈「孔雀舞」,楊麗萍飾演孔雀公主。

歌舞團的領導沒有對楊麗萍抱任何希望,因為她根本沒有什麼舞台經驗。

結果登上舞台后,楊麗萍不僅沒有掉鏈子,還把每一個動作都表演的非常完美,曼妙的身材、活靈活現的舞姿仿佛她就是「孔雀公主」。

表演結束后楊麗萍獲得了觀眾如「雷鳴」般的掌聲。

并且憑借獲得了云南省1979年表演一等獎。

楊麗萍「一夜成名」,而她成名的背后是7年不見天日的苦苦堅持。

1980年楊麗萍被選入中央民族歌舞團。

進入民族歌舞團后楊麗萍發現老師訓練的民族舞技法不是她喜歡的類型,所以她拒絕上老師的課,自己堅持獨立練xi自己研究的舞種。

這些行為在老師眼里無疑是公開叫囂,本就是同學眼中的「野路子」,還不接受專業的訓練。

這讓本就不受歡迎的楊麗萍更加受排擠,甚至被舍友擠出了宿舍。

在中央民族舞團楊麗萍被大家安排到了倉庫里的鋼絲床上睡覺。

楊麗萍不在乎,她覺得這些都不叫苦,因為想到這些都能讓她繼續在舞團跳舞她就很滿足了。

盡管受到同學老師的排擠,但還是給了她很多演出機會。

主持人問為什麼沒有剝奪你演出機會時,楊麗萍很平靜的說了一句:「因為跳的好,她不得不用你」

一句話講完這一路備受排擠的「野路子」為何還能有登台的機會。

「是金子總會發光」在楊麗萍身上淋漓盡致的體現出來,即便再排擠她,她的光芒也是遮不住的。

楊麗萍有了越來越多的露臉機會后,也讓更多人發現了這位年輕貌美的「仙子」。

追求者多到數不過來,但是她自己已經心有所屬,愛上了同舞團的一位男生。

倆人情投意合約定終身,走入婚姻的殿堂。

但是男方一直想做父親,而楊麗萍不想在事業正上升的時候放棄一切回家生子。

所以二人協議和平失婚。

1986年,全國第二屆舞蹈大賽馬上就要開始了。

參賽選手都要單位出錢選舉舞蹈演員參賽、制作錄影帶。

但是楊麗萍本來就是團里的「野路子」加上特立獨行,自然沒有推舉她。

楊麗萍只能自己花錢制作服裝、燈光、錄像。

成片出來后楊麗萍騎上腳踏車去組委會提交作品,無奈的是交片日期已經截止。

就算日期不截止她也無法報名參賽,因為她是個人參賽而不是組織推送。

吃了閉門羹的楊麗萍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收片人上前詢問她為什麼這麼晚才交片。

楊麗萍跟他說了來龍去脈后收片人對她也起了憐憫之心。

于是收了她的錄影帶,并且跟楊麗萍承諾一定會在評委休息的時候拿給他們看。

令人興奮的是這個錄影帶真的遞交到了評委手里,而且打動了所有評委。

最終楊麗萍這支自編、自導、自演的個人舞蹈戰勝了所有推舉選手一舉奪冠。

這支舞就是《雀之靈》。

此時的楊麗萍已經在舞蹈界名聲大噪了,而讓「外行人」真正認識她是在春晚舞台上。

1989年楊麗萍登上了全球華人都在看的《春節聯歡晚會》。

楊麗萍攜自己最拿手的舞蹈《孔雀》、《版納三色》、《舞之魂》給全世界觀眾展示了云南、展示了中國舞者的力量。

自此,楊麗萍在行內行外徹徹底底的紅了,從《孔雀公主》到《雀之靈》到《版納三色》。

楊麗萍似乎已經和孔雀「融為一體」她就是觀眾心中的「孔雀公主」。

她身體力行的宣傳這家鄉云南,她的出現就會讓觀眾想到那個花鳥魚蟲風景如畫的彩云之南。

1990年,《雀之靈》名揚海內外,被美籍台胞劉淳晴注意到了。

劉淳晴是一位富商,他看完楊麗萍《雀之靈》的獨舞后,被這位身姿曼妙、舞步輕盈的「仙子」吸引了。

隨即回國對楊麗萍展開了追求,楊麗萍也對眼前這位紳士風度的男士吸引。

1992年,楊麗萍受邀赴台wan省表演,她也是第一位赴台演出的大陸舞者。

在《綜藝萬花筒》中大方教舞蹈動作,一顰一笑皆是「仙子」本人。

誰能看出當時的楊麗萍已經35歲了,一身頗有民族色彩的服裝加上標準中國女性的柳葉眉,把時尚與民族融合得非常靈動貼合。

三年后,楊麗萍與劉淳晴結束了5年的愛情長跑,在浪漫的春天舉行了婚禮。

結婚之后劉淳晴尊重了楊麗萍繼續跳舞的決定,不強迫她停工生子。

奈何劉淳晴本來就比楊麗萍大8歲,而且父母年歲已高著急抱孫子。

楊麗萍深愛劉淳晴,劉淳晴也深愛楊麗萍。

于是楊麗萍向醫生咨詢懷孕事項,醫生說她長期節食體脂率太低,想要懷孕必須增肥,并且要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停止跳舞。

楊麗萍也曾說過:「別人跳的是舞,我跳的是命。」

經過深思熟慮之后楊麗萍決定和劉淳晴失婚,她不想剝奪他當父親的權利。

而她又不能放棄事業,所以這個決定對誰都好。

劉淳晴聽到這句話心里百感交集,一邊是父母一邊是自己的愛人。

無奈只能忍痛割愛回台陪父母。

失婚后楊麗萍也像丟了魂一樣,明明兩人都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2003年楊麗萍從中央民族舞團離職,回到家鄉云南。

在云南她又像小時候一樣,去看大自然的花鳥魚蟲,去看云怎麼凝結、魚怎麼在水里游。

用一年多的時間走訪云南各個地區,做公益、挑選出生在農家的舞蹈演員。

并且把所見所聞都拍成了照片做成明信片寄給了隔海相望的劉淳晴。

劉淳晴本就放不下楊麗萍,于是他決定不理世人的眼光,飛到云南去陪楊麗萍感受山間萬物。

一段時間后楊麗萍準備為家鄉宣傳做一件事,而在籌備過程中因為資金短缺不得不賣掉了自己的房子。

甚至打破了自己不接廣告的原則拍攝了廣告,但是離所需資金還是相差甚遠。

得知此事的劉淳晴二話不說拉動了所有能拉的投資為楊麗萍保駕護航。

2014年夏天楊麗萍籌備的工作終于問世,就是讓全國人民記住云南特色的大型原生態歌舞劇《云南印象》。

到今天《云南印象》還在云南藝術劇院演出,成了外來游客必打卡之處。

楊麗萍到今天已經63歲了,她還沒有停止舞蹈演出的事業,正如她所說,舞蹈是她的命。

為了堅持舞蹈的生命,她犧牲了太多太多,不止婚姻方面。

楊麗萍身高165cm,而她的體重卻常年維持在45公斤,她的飲食xi慣是常人無法堅持的。

早上9點只喝一杯淡鹽水,12點之前喝三杯普洱茶。

中午12點吃一小塊牛肉、幾片蘋果。

晚上也是幾片蘋果和一小塊牛肉。

沒錯她從來不吃米飯,米飯很容易發胖所以為了保持最完美的體形她拒絕吃米飯。

助理說楊麗萍老師偶爾會暴飲暴食,而她的暴飲暴食就是幾片蘋果變成了一個蘋果。

魯豫問她不吃主食不會餓嗎,你運動量那麼大體力跟得上嗎?

楊麗萍笑著回答說我已經飽了,不需要再額外攝入食物了,而且我有專門的營養師,我不會缺乏營養的。

我偶爾會貪吃幾條小鯽魚,或者用藥食來補充我頭髮所需的營養。

有時候吃主食也只是吃玉米、小豆煮爛之后的,而且只吃半兩。

觀眾認為上台前肯定是要多吃點補充體力的,但是楊麗萍恰恰相反,她上台前絕不吃任何東西,因為她認為不管多瘦,只要吃東西胃就會突出來,影響舞台形象。

節食之后除了收獲了曼妙的身姿外,也給她帶來了不愿展露得「青筋」。

關注她的網友應該能發現楊麗萍經常戴帽子或者戴眼鏡現身。

偶爾不戴帽子也會用民族裝飾品貼在太陽穴的位置,很多人疑問這是為什麼。

其實是因為她跳舞時間太長了,需要肢體發力,加上她常年節食,所以青筋暴起。

這點我們覺得沒什麼,但是追求極致的楊麗萍怕影響觀眾視覺感受所以把它遮了起來。

也正是這種追求極致的性格讓她能一次又一次給我們呈現一個完整的舞台。

除了吃以外就是她最出名的指甲了,楊麗萍的指甲前前后后留了40多年。

現在手上的指甲已經留了18年了,長達5厘米,每年在指甲上要花費10多萬來養護。

長指甲有時候會讓她不方便做一些事,但是多數情況下她都能自己解決。

有的菜夾不到就讓助理給她放到盤子里,她洗干凈指甲用指甲抓著吃。

也不影響玩手機和寫字,按電梯也是用手指關節按,生活有不方便的地方就需要助理幫忙。

洗澡或者洗指甲細節就需要助理的幫忙,不過這也沒什麼好議論的,普通人洗澡也需要搓澡師幫忙。

因為指甲的緣故還被好朋友張紀中邀請去拍攝《射雕英雄傳》里的梅超風,她的指甲不用化妝也能真實的演繹出來。

而在接梅超風這個角色時楊麗萍還是有顧慮在的,她覺得「梅超風」是個比較「惡」的形象,會不會影響觀眾再看她表演孔雀公主的時候出戲。

這一顧慮讓劉淳晴化開了,他給楊麗萍分析「梅超風」并不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女魔頭,她對師傅有情有義,是個很值得去拿捏塑造的角色。

不得不說,劉淳晴絕對是個合格的伴侶,尊重愛人的決定,也會替她分析問題,這樣的伴侶何嘗不是一位千載難逢的「知己」呢?

在劉淳晴的指導下,楊麗萍給觀眾呈現了一個兇而不惡的「最美」梅超風。

回首這麼多年,楊麗萍的舞蹈生涯已經達到了眾多舞者可望不可及的境界。

但是楊麗萍沒有因此放棄學xi回家養老,她還堅持活躍在舞台之上。

這兩年為了安全著想,很多演藝行業減少了演出,避免人流聚集。

減少演出的楊麗萍也有時間去陪陪家里的老母親。

楊麗萍閑暇時間就在自己家里養養花擺弄擺弄盆景,自己家里的小院仿佛就像一個小世界一樣。

她就像生活在花里的「仙子」「公主」,低頭、輕扶都像仙子一樣靈動輕盈。

說起楊麗萍家,大家肯定第一時間想起太陽宮和月亮宮。

月亮宮依山而建,斥資近4000萬,露台寬闊明亮,青石拱形的形狀宛如彎彎的明月。

站在落地窗前可以遠眺洱海,風景一覽無遺,宛如仙境。

早些年楊麗萍把太陽宮和月亮宮全部捐給了大理市。

現在太陽宮已經對外開放成了一家酒店,太陽宮玻璃長廊延伸到洱海上,三面環海的房價更是高達4000一晚。

即便如此慕名而來的旅客數不勝數,經常訂不到太陽宮的房間。

仙子就是仙子,連住的地方都宛如仙境,想象到她在玻璃走廊里起舞的樣子肯定非常優美。

沒錯她就是「孔雀公主」本主,現在的楊麗萍是中國舞蹈家協會第十一屆副zhuxi。

已經在藝術行業有這麼高的成就了還是會有人在評論區里指責她無兒無女。

這條評論在網上引起了很長時間的熱議,很多女藝人都出來為女性發聲,陳數、戚薇、李若彤等等。

本尊楊麗萍面對這位網友的謾罵卻給了這樣一句回應。

「生活方式有很多,沒有傷害其他人就好」

再看這位網友謾罵的嘴臉,楊麗萍與她的修養境界立見高下。

生育能力是與生俱來的,只有這個能力可以炫耀未免也太狹隘了一些。

「夏蟲不可語冰,井蛙不可語海」世間萬物各有各的思想我們不能用自己的眼界捆綁別人的生活方式。

畢竟楊麗萍在藝術領域的造詣世人很難觸及,我們也尊重「孔雀公主」的生活方式,祝她像「仙子」一樣可以自由的體驗自然萬物。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